aaaa569365

突然觉得王爷来演桐原亮司也挺合适的?


之前不是有人说继后封后那里阿佘的表情特别唐泽雪穗嘛?


矮油 越想越带感

(被小狼狗的一眼万年杀到不行)

咸粥现代au记梗

脑子有坑的产物……
富二代骚年青春期失去母亲,随后父亲迎娶了年轻自己很多岁的漂亮继母,两人虽然是忘年恋但是感情不错(继母是父亲公司的中层女职员,孤儿,精明能干,因为嫁给老总遭受了许多风言风语)。骚年因为一直和父亲不怎么沟通,又觉得爹对死去的生母很淡漠,父子俩,儿砸和继母一直关系紧脏。继母看到这一点之后在当中做了很多工作,虽然父子俩关系还是没有什么大的进展,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骚年受到了很多继母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开解,失去母亲的他对待这位美丽温柔的继母渐渐地产生了某种微妙的感情……他一直压抑着自己,可这种无法控制的感情一直折磨着他年轻的心……
在商场上,父亲经营的公司规模越来越大,但是内忧外患不可忽视。父亲也因为年龄的关系,渐渐变得力不从心,可他却没有传位于儿子的打算。对待这个儿子,父亲充满了不信任猜忌和打压,伴随着对继母畸形又浓烈的感情,儿砸有次终于在酒后无法控制自己xx了继母…… 继母为顾全大局,将此事隐瞒下来。
这样痛苦的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原本向继母发誓再也不越雷池的儿子没有想到,这一次居然是识大体的继母主动地用身体引诱了自己……然而他还没有发现到父亲的秘密……
原本恩爱的忘年恋夫妻感情渐渐走向破裂,而此时继母却怀上了孩子,儿砸在一次惊天发现之后(生母死之前留下的字条上写着:这一切本应是你的)决心在商场上斗垮父亲和继母远走高飞……然而继母内心暗暗发誓要报复这个毁掉自己前半生和后半生的父子俩……
孩子是谁的?继母的秘密是什么?父亲的秘密又是什么?儿砸能否造反成功?字条究竟是什么含义?
预知后事如何 没有下回分解
Ps 父亲让珠光宝气时期的岳华来简直完美


这俩能不能下次拍戏给安排个类似贤者之爱的剧本?
别打我

【娴昼】叔嫂密舱avi.

-写了这个才知道自己车技是有多烂

-夜间荷尔蒙过剩以及被新片尾虐到的共同产物

-不满一心想着大猪蹄子的皇后的我

【咸粥】开车!

酷暑难耐,弘历着让一干妃嫔宫人前去圆明园消夏。娴妃此刻斜卧在美人榻上,手持一把缂丝团扇有意无意地给自己扇着。白天因为父亲那尔布的事情到皇上那里争执了一番,现在她遣了珍儿等宫女奴才,独自一人在这里煎熬着。

“臣弟恭请娘娘圣安”,是弘昼。

“免礼”。在抬眸的那一刻,弘昼仿佛看到了她发红的双眼,心下恻然。

娴妃端了一杯碧螺春给他,还来不及喝下,他便匆匆开口:“娘娘节哀。令尊的后事不用担心,臣弟会着紧办理,问题关键在于,现在要揪出这个早皇兄一步下手的人。”

娴妃神色平静:“你预备如何?” “再去恳请皇兄彻查此事。”

“不可”,她把声音提高了好几度,“今日我已经去找过皇上,若是对皇后的父亲网开一面,天下人会如何设想,其实去之前,本宫早已有这个预备了。”

弘昼作难,“皇上那里,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已经做尽。其实皇上他又何尝不明白,本宫父亲是遭到构陷?只是官场莫测,此番贪墨案牵扯到的势力太多……”

此刻弘昼的眼中升腾起了一点怒色:“那皇兄这也欺人太甚了!皇嫂,你这又是何苦?”

娴妃投下眼帘:“他是大清的君主,本宫是他的妻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如此这般,大义灭亲又哪里是做不得的?”说着用手掩住了面。

弘昼悚然道:“皇嫂,其实臣弟一直……” “什么?”

他喝了一口碧螺春,缓缓道:“臣弟一直很羡慕自己的皇兄,能有这样一位深明大义贤良淑德的妻子……可此番皇兄的确是太……”

“我累了,想休息了,弘昼,下次我不想再在你这里听到你这样说你的皇兄。珍儿他们不在,还劳烦王爷自行回府。”然而此刻对上弘昼目光的娴妃才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神色已经有了一些变化,从最初的愠怒到之后的血丝满布,现在他的眼睛灼灼有神,像是猎人紧盯着自己的猎物。她隐隐猜到可能会发生什么。

弘昼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就生生往卧榻上送。娴妃只是默默闭着眼睛。

他疑惑:“为何不阻拦?”面前的女人淡淡道:“自打那日去拜祭了太妃,我便料想到了会有今日。”她闭着的眼睛睁开复而又闭上,错过了弘昼眼中的震惊和失落。但是心里好像被撅着似的:“面前的这个男人,其实和自己何其相似,都是那样地为了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去竭尽全力。”想到自己在利用一个和自己一样悲惨的人,她又有了些许的愧疚和恻隐。

她伸出手扶住了这个男人的后梁,弘昼愕然。与此同时,背上一股清凉,原来是那块熟悉的玉玦从她亵衣的袖管里滑落了出来。“原来你一直带着。”方才眼里的失落瞬间被惊喜代替。她拿起那块玉玦,轻轻地用它在男人的后背上逡巡,盛夏燥热的夜晚开始变得清凉。

玉体铺陈。男人激动地几欲落泪。他不禁去想,她在于自己的皇兄欢好时会是如何的?而这个梦寐以求的身体会对自己传递怎样的温度?他唤她的名:“淑慎。”以此确认身下的不是别人,是他爱新觉罗 弘昼的恩人,嫂子,挚爱 挥发那拉 淑慎。

他沉没在她的深处。她依旧抚弄着他焦躁又热情的身体,聆听着他每一声粗重的呼吸。女人的身体被翻转过来,他看到她肩后那块醒目的刺青,是一株莲花。这株莲花随着她身体的起伏和流淌的汗液,呈现着不同的光泽和色彩。他被蛊惑了,用舌头含住了那朵象征着高洁不屈的花。她兀自呻吟,不敢过于声张,渐渐入港之后,他明显察觉到她身体的热情的回应。窗外蝉鸣依旧,二人也试着叫喊出声,“别越过蝉的声音就好”他调笑。

鏖战之后,男子依旧不愿睡去,静静地欣赏着女子的身体。那些被皇兄有拥过每一寸领域,准确地讲是她的每一寸肌肤骨骼,都被他或是温柔或是霸道地亲吻过爱抚过拥有过。她的身体在今夜被自己丈夫的弟弟重新定义,他甚至开疆扩土,收获颇丰。他隐秘地却又想大张旗鼓地宣扬:“这个女人终于属于过我,至少今晚是。”

沉沉睡去,夜半醒来,发现她不在身边。弘昼急忙披衣外出。发现她站在月下。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那一刻,盛夏的夜晚有了一丝冰凉,方才这个与他欢爱的女人,此刻是这样的近却又那样的远。

听了一次弟弟的新歌 觉得好心疼 突然很害怕你这样直白地写出自己的内心 在这个追逐黄金钻石的年代里 你的灵魂是水晶做的

艹 这狗日结局是不是说我锥子要和那个脸僵的有发展啊 还跑这么远给她当佣人 👿

谁来写个江晓琪x锥子的文啊
抓心挠肝@